当前位置 CEO资讯 热点资讯 正文 下一篇:

直播间“赌石”套路深,隔着屏幕买翡翠原石,真能开出“好料”吗?

  央广网北京3月14日消息(总台中国之声记者韩雪莹 彭照)什么是“赌石”?资料显示,玉石原料在开采出来后,外面会包着一层岩石,“赌石”则是指通过原石外表判断内部玉石的品质,并在估算价格后购买的行为,其作为一种传统且独特的玉石交易方式,在珠宝行业长期存在。

  近年来,电商直播带货成为新风潮。因玉石原料切开后的结果存在偏差,“赌石”被一些不法分子搬进直播间后,有了各种形式的演变,“套路”层出不穷。隔着屏幕买翡翠原石,真能开出“好料”吗?

  去年12月末,没有任何珠宝玉石知识储备和购买经验的广东消费者何先生在一家电商平台偶然刷到一个售卖“翡翠原石”的直播间,短短两天内,何先生在直播间消费近26万元,下单了15块“开窗”的“翡翠原石”。还没等这些“翡翠原石”寄到家里,何先生就联系了业内人士评估这些“宝贝”。然而,仅是线上评估的结果就让何先生的心情跌到谷底——回收商告知,这些石头都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废料”。回想在直播间购买时的种种“巧合”,何先生很快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何先生表示:“刚开始是用小的蒙包料‘猜数字送原石’,每下单一块他们都会在直播间里说‘恭喜翠友又得到百万级别的极品原石’。主播说它们有升值的空间,用强光灯打着看起来肉感各方面都很美,所以就有购买欲望。”

  何先生购买的这些“翡翠原石”都是经过“开窗”的,也就是在原石表面切开一个小口,用以揭示内部玉石的品质,帮助判断其价值和潜力。由于何先生在下单后“授权”客服扩大“开窗”,他的退款维权之路更加困难重重。

  何先生表示:“它是发货过来了,我全部拒收了。平台方面我还在跟他们拉扯,因为商家说我‘授权’后属于定制产品。目前退了十万,还有十几万没退。”

  何先生通过电商平台查询到,这家直播间的经营地址在云南瑞丽,他在全国12315平台提交了投诉,作为处理单位的瑞丽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复不予立案,建议何先生向电商平台所在地的市场监督管理局反映。

  记者近日发现,在多家网络平台,仍有不少商家在直播“赌石”,并通过不同的“套路”吸引消费者“上车”。“赌石”直播间里,主播通常会给出一段数字区间,往往不管消费者猜的数字是多少,都会“碰巧”猜中主播“预留”的数字,成为唯一能以几百元“低价”购买原石的“幸运儿”。

  还有一些直播间内,“合车”的戏码正在上演,现场切石、现场回收,只需499元先“占位”“切涨”后再付9999元尾款,就能和其他“合车”的消费者“拼单”购买、共享“收益”。现场切割的十几块翡翠原石中有三块被主播描述为“成色极好”“出绿”或“出紫”,随即有老板进来“收货”,开出580万元的回收价,主播通过计算器向粉丝展示,抽去10%的手续费后,参与拼单的16位买家每人都能获利32.6万元,并表示钱款将在30分钟之内打到“跟车”粉丝的账户上。

  买家投入万余元,就能通过“切涨”瞬间获益三十余万元,如此买卖,究竟是让消费者“一刀富”的“真慈善”,还是一场新型骗局?在黑猫投诉平台,至今仍有大量消费者反映,在赌石直播间不“跟车”时必“切涨”,自己“跟车”时却总是遗憾“切垮”,有消费者投入几十甚至上百万,最终血本无归。

  实际上,此前有多地警方对此类直播间骗局进行过打击。2023年8月9日,经过前期深入研判和缜密侦查,湖北武昌警方在云南瑞丽打掉一“翡翠原石”诈骗团伙。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反电诈中心办案民警肖骁告诉中国之声,经统计,目前报案的十位受害人被骗超千万。

  肖骁介绍:“这些原石都是‘公斤料’,所谓‘公斤料’就是废石头,压根开不出好的翡翠。他们会‘开窗’上色,拿灯光一照就会显得很好看,因为是在网上直播,消费者只能看到一部分,就显得翡翠原石非常好。”

  经查,该团伙利用贴皮、喷漆、打灯光等手段,将几十元一公斤的翡翠原石“公斤料”,冒充成价值几万至几十万元不等的上等翡翠原石,引诱受害人以远高于原石本身价格购买。开展收网行动的过程中,业内人士也在现场鉴定出这些所谓“翡翠原石”的真面目。

  业内人士表示:“路边捡一块石头都可以做,色是染的,皮也是经过处理的,喷过漆就是为了让它看上去更好看;水沫玉、东陵玉,都是玉石的一种,也是用在直播间‘演戏’的,切出来非常漂亮,颜色比较接近翡翠。”

  办案民警介绍,该团伙藏身于瑞丽市的一家珠宝城,涉及老板、组长、主播、客服、水军等5个组织层级,利用网络平台开设直播,通过水军渲染包装,诱骗不明真相的客户购买假冒伪劣翡翠原石,团伙成员多达上百人。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反电诈中心办案民警胡双秀表示:“到了现场的直播间你会发现,十几台手机摆着,‘助理’同时操作,一个手机代表一个身份,账号在直播间里发送‘我要叫多少钱’‘这个不错,我也要买’。”

  在本案中,受害者甚至都没有收到过实物,就在连环的“套路”中心甘情愿把钱交给不法分子。

  胡双秀说:“如果你买了石头要求寄过来,他会有一套说辞,‘我们帮你在公盘上卖,拍卖的钱如何如何’……下次又接着让受害者去买。”

  肖骁表示:“有时候直播间为了留住这些受害人,他们会提出‘我帮你加工’,这个时候他们就会直接去市场上买一些成品寄给受害人,‘加工’的时候还要收加工费,不断‘割韭菜’收钱。”

  办案民警胡双秀(左)和肖骁(右)在研判案件(记者韩雪莹 摄)

  鉴于案情重大复杂,涉案人员众多,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三级检察官叶涵和办案团队引导公安机关调查取证。叶涵向中国之声介绍,该团伙在网络直播销售翡翠原石时,通过以劣充好、虚假宣传、虚假“合车”、虚假代售、虚假回收等方式,让消费者误以为有利可图,可以定性为一种新型电信诈骗。

  叶涵说:“他们的骗局类似‘杀猪盘’,比如消费者看到直播之后产生购买兴趣,用3000块钱购买原石并切割后,他们会告诉你‘切涨’了,现在值5000元,还能回收及代售,你就‘获利’了2000元;你再买一块1万元的原石,他让你涨到1.2万元,又‘赚了钱’;慢慢地他会给你推荐更高价格的原石,比如几万甚至几十万,等你一买,他就告诉你切得不好,不值这个钱,你就上当受骗了。传统的赌石是一种射幸行为,不能够控制它的结果,而本案最核心的诈骗手段是不法分子人为地根据被害人的财力状况来控制石头的‘切涨’和‘切垮’的结果,引诱你不断进行投资购买。”

  叶涵(左)和同事就一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研讨分析案情(记者彭照 摄)

  叶涵透露,不法分子通常会以切割、开窗属于代加工,影响二次销售、不得退换货为借口,导致被害人无法在平台上申请退款,即使平台客服介入处理,因为卖家拒绝的理由合法合规,退款的要求也会被拒绝;不法分子还会以“平台要抽取佣金,微信支付有折扣”等理由,诱导受害者脱离平台交易,以此逃避平台监管。为了解决消费纠纷,该团伙还专门成立了售后部门,与客户谈心。

  叶涵说:“实际上专门负责售后的人也是根据他与被害人接触的情况来作处理,他让被害人以为‘我已经赌输了’,陷入到这个骗局当中,与所谓的‘7天无理由退款’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目前,武昌区人民检察院还在继续寻找相关被害人并追赃挽损,下一步将提起公诉。

  在警方和检方的打击下,此类直播间至今仍层出不穷,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某直播平台用户服务中心的一位顾问告诉记者,原石类产品在各大平台都是允许销售的,只要不涉及虚假宣传或者赌博,在平台就不存在违规。

  某直播平台用户服务中心顾问介绍:“如果商家确实涉及违法行为,我们肯定会配合公安机关执法部门对于这些商家进行惩处,但我们确实也只能做到配合。跳过平台在微信交易我们能够核查到,但是线下具体的沟通行为或者交易过程,它是不受平台内管控的,只能由消费者举证,对于平台判责、商家处理,或者对于整个交易流程的定性也是比较困难的。”

  某电商平台的一位业务经理向记者提供了该平台的“商家直播管理规范”,记者查阅发现,“赌石”“翡翠原石切割”等并未出现在其限制直播类目中。

  某电商平台业务经理说:“我们从审核流程来看,他们其实是合理合法的,唯一的问题是他骗了你,也骗了平台,但你只能在他骗了你之后才发现他,然后再去惩罚他。我们最严重的惩罚顶多就是禁播、扣货款赔给消费者。”

  记者在各平台查询到,这些直播间商家的经营地址或注册地址多位于云南瑞丽、保山等地。2月27日,云南德宏州珠宝玉石翡翠行业专项整治行动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德宏州关于加强珠宝玉石直播行业整治的通告》,提出严厉惩处各类违法犯罪行为,包括直播商家不得在非经营场地进行直播,不得异地直播;不得展示、兜售假皮、假料、染色的翡翠原石;严禁引导消费者对原石进行切割、扩窗、加工打磨等破坏原石初始形状的相关操作等。

  德宏州关于加强珠宝玉石直播行业整治的通告

  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向瑞丽市工业和商务科技局的举报热线反映了部分经营地址或注册地址为瑞丽市的直播间可能存在《德宏州关于加强珠宝玉石直播行业整治的通告》中列出的违法、犯罪行为的情况。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只有调解权、没有行政处罚权。

  瑞丽市工业和商务科技局工作人员表示:“我们这边不沟通警方,如果你觉得是诈骗的话,你直接报警。如果你要退款,这些我们都可以跟商家谈,我也不敢说能不能退,看商家这边好不好配合。”

  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律师、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芦云认为,对于“线上赌石”,要区别于一般的消费品,开设直播的平台应当结合该行业的特殊属性,从准入机制、事中监测等方面对此类直播进行更为严格的管理。

  芦云说:“首先,平台在进行入门资格审查时,对于凡是要从事珠宝玉石经营的这一类主体,不管是公司还是个体工商户,应当加强治理,比如有更高的保证金的要求;第二,对直播间往往可能没有办法做到实时的动态监测,一些主播非常隐晦地说一些所谓行内专业的话术,这就存在监管难点,可以加强受众群体对它的监督,比如平台设置‘一键投诉’或者‘一键举报’,还可以借鉴在交通违法违规管理中的一些政策,随手拍摄并上传之后,只要证据充分、事实清楚,就可以作为相关线索和处罚依据。”

  芦云进一步表示,探讨直播间“赌石”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归根结底是在探讨如何对直播行业实现有效监管。

  芦云介绍:“我们看到监管部门、包括一些行业协会,陆续出台了在直播领域中的一些行业政策,这些政策其实也是在不断规范、完善直播间的销售行为。这些直播的人员,包括他们在直播间的这些语言,虽然没有直接达到‘触发点’,但他们的描述已经足以让消费者产生误导,这就是我们经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提到的‘不得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这也需要通过监管和执法进一步规范。”(央广网)

 

(来源:九龙网)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s://www.ceoscn.com/18715.html

作者: user6fgdrt5646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