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婚礼我做主” 年轻人的婚礼创造新“花样”

  最近,自媒体博主阿康(网名)发布的一条标题为《婚礼哪些仪式可以取消?我:全部取消》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火爆,目前已有超260万次的播放量、5400多条弹幕和3600多条评论。该视频记录了阿康和女友举办的一场特殊婚礼。婚礼没有车队,没有接亲,也没有伴郎伴娘,二人甚至连钻戒也没有。“我不喜欢千篇一律的流程,女友不喜欢煽情催泪的仪式。”阿康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未来也不打算去补婚纱照等流程,倒是可以在婚后旅行的时候创作一番,再拍个视频。

  “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婚礼!婚礼本来就是双方开心地举办庆祝,而不是作秀走场的形式。”“有意义!一定要推广极简婚礼,杜绝大摆大办奢侈浪费。”“快乐有了,家人朋友关系也拉近了,钱也省了,也没那么繁琐和劳累,挺好的。”视频评论区中,网友们为阿康二人的做法点赞并献上祝福,更是有不少网友分享了自己办婚礼的经历及婚恋观念,并普遍认为简单的婚礼同样很精彩。

  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近期对1251名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8.4%的受访青年支持举办极简婚礼,63.4%的受访青年认为极简婚礼应取消婚闹等不良习俗。新时代的年轻人对婚礼有了许多观念上的转变。

  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民政部培训中心)婚庆服务与管理教研室主任黄晓强认为,这些变化体现在对婚礼形式和内容的重新审视以及对传统婚礼习俗的挑战,如抵制天价彩礼、拒绝婚闹,追求简约和个性化的婚礼等。

  年轻人的婚礼主角意识增强

  极简婚礼的流行被许多年轻人认为是追求个性化和自由的体现,他们将自己的创意和爱意融入其中,丰富婚礼的内容,使其既简约又不失个性和浪漫,玩出新“花样”。

  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的孟祥瑜和陈柏霖参加了由校团委主办的研究生毕业集体婚礼,还邀请30多位共同好友参加他们的“轰趴婚礼”,一起吃喜欢的食物、聊喜欢的话题、玩飞盘。

  孟祥瑜提到,在集体婚礼中接受老师和同学的祝福,并领取学校向新人赠予的寓意着“一锤定情”的精工锤,是为了在校园内留下最纯真美好的回忆;在京郊优美的自然风光中叫上好友聚会,是为了借机感谢朋友们对二人感情的见证,感受属于年轻人的自由欢乐。

  “大家玩得超级开心,很轻松,不会像传统仪式那样和大家有距离感,朋友们参与度也很高。总之很满意自己的选择!”孟祥瑜说,他们特意将“轰趴婚礼”中的仪式简化,“毕竟婚礼并非结果,而是一个值得享受的过程”。

  天津市北辰区青年志愿者协会常务副会长李靖介绍,除了常见的集体婚礼、主题婚礼、目的地婚礼外,目前备受年轻人青睐的“国潮风”也与婚礼进行了“混搭”,不少人结合传统服饰、特色歌舞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元素,举办了富有文化底蕴的非遗婚礼。

  通过创新的方式,年轻人使婚礼变得更加多样化和个性化,同时也能更好地体现自己的价值观和生活态度。“重要的是,无论选择哪种形式,婚礼都应该是一个充满爱、快乐和祝福的场合。”黄晓强指出,年轻人的婚礼主角意识增强,更加强调“我的婚礼,我做主”的观念,“他们希望婚礼能够真正体现自己的意愿和风格,而不是仅仅满足家人或社会的传统期待”。

  更重经济、环保的婚礼价值观

  90后小伙儿刘洋前段时间在海南某个游客罕至的海边礼堂内,举行了婚礼。他和妻子都是北京人,因为工作繁忙,婚庆公司的“大包大揽”让两人都“松了口气”,直到婚礼前一天才赶去位于海南三亚的婚庆公司门店试穿婚纱,而这在旅行婚礼里是常态。

  “我们更想把钱和时间都花在刀刃上。”刘洋说,原本心存疑虑的双方父母,不仅对这场旅行婚礼评价很高,还积极向朋友推荐。据刘洋介绍,他找的婚庆公司是专业做旅行婚礼的,将礼堂装饰、婚纱妆造、新房布置、婚纱照拍摄、接机等服务都包含在套餐价格内,加上双方父母的机票,这场婚礼的花费算下来不到5万元。

  阿康表示,相比花几十万元去办仪式、酒席,不如把钱用在买房子、还房贷等更加实际的用途上,通过视频、艺术表演等创意方式替代传统的环节,不仅能增添婚礼的个性化元素,成本也会大大降低。他婚礼的花销就只有购买几套婚礼礼服、朋友自发拍摄视频的几笔费用,总计在两万元以内。

  来自江西南昌的短剧女演员唐诗诗(化名)表示,她姐姐和身边好友都算是极简婚礼,婚礼流程不复杂,“主要就是和亲朋好友一起吃个饭”。唐诗诗说,姐姐觉得婚礼上面所有的花费都不必要,不如用来买房、买车。

  据某传统珠宝首饰行业销售透露,近年来,特别是去年,新婚夫妻在他们门店里购买钻石戒指的比例大幅下降,许多人会因为“更保值”,将黄金戒指选作婚戒。他就常遇到许多人在选购“三金”“五金”时,干脆将黄金戒指也算进去,更偏好工艺费较低、“性价比”较高的类型。

  极简婚礼得到许多老一辈的支持

  老一辈对年轻人推崇的婚礼形式持有怎样的态度?

  年近90岁的仇爷爷提到,自己一家三代嫁娶都没有彩礼,所以不需要考虑经济条件,只要孩子喜欢、对方人品好,家里都会给予祝福,并鼓励新人在酒席之外对结婚形式进行创新,这是帮助他们创造美好回忆的好方法。

  70多岁的何奶奶与常年驻外、从事外交工作的丈夫在年轻时就举办了一场简洁又难忘的婚礼,物质方面两人就简单准备了些床品和服装,婚礼结束便各自奔赴工作岗位。何奶奶的儿子是一名外交工作者,婚礼也延续了父母的风格:因接到紧急赴外任务,从决定结婚领证到两桌亲友的小型婚礼,只用了不到10天。

  平时爱刷短视频的何奶奶还主动提供了旅行结婚的方案,认为这种新颖的婚礼形式,成本较低且能亲近大自然,非常适合现在的年轻人。

  最近,许奶奶的女儿即将成婚,家人对于婚礼形式产生些分歧。许奶奶提到,女儿女婿想要一切从简,打算领结婚证后一家人吃顿饭就行。她很认可女儿的计划,但许奶奶的丈夫更想好好热闹一场,最终,“为了不给孩子们增加压力,我俩商量后决定折中,让我家老头子出钱办个小范围的酒席”。

  “小两口结婚是为了与合适的人生活在一起,而且两人也都有些经济基础,他们自己没有要彩礼的想法,我们也很支持。”许奶奶说。

  阿康的岳父母对彩礼的想法也类似。阿康坦言,经过岳父母的同意,他只是“象征性地出了一点钱”,之后岳父母把这笔钱又全部返还给了他。

  对于当前热议的彩礼问题,“高额彩礼并不能保障婚姻稳定,相反,过分重视彩礼金额、忽略感情基础反而给婚姻家庭的和谐稳定埋下隐患。”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立文提到,从司法实践看,大量超出家庭正常开支的彩礼成为很多家庭的沉重负担,在婚龄较短的情况下,此种不平衡尤为凸显,进而导致矛盾激化、彩礼纠纷数量增多。

  2021年以来,“中央一号文件”连续4年提出治理高额彩礼,各地“移风易俗、整治高额彩礼”相关的行动也在进行,涉彩礼纠纷的审理越来越受到重视。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律师贾丹琦介绍,今年2月1日正式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彩礼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针对彩礼认定范围、归还原则及程序等予以规范,使得婚姻的时长、子女的存在以及彩礼的去向,都成为了判定彩礼归属的重要标尺,为我国彩礼司法办案实践提供了新的解决思路。

  黄晓强认为,推行婚礼新风尚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他建议,高校开设婚恋教育相关的课程,内容包括婚恋关系、家庭关系、亲子关系以及如何构建健康的婚姻价值体系等,帮助学生更懂爱,这对于帮助学生建立正确的婚恋观念、提升情感交流能力具有重要作用。

(来源:中国商界网)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ceoscn.com/20444.html

作者: user67uetjhnrt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