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罪大滔天,百姓怨声载道”

3天20万差评,其他人做得到吗.JPG

由于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接连打出“迷惑操作”,索尼互动娱乐(SIE)正陷入严重的舆论危机,被玩家们的差评、退款以及潜在的诉讼风险所包围。

先是PS5的独占游戏《剑星》正式发售后,玩家们更新完首日补丁,却发现女主角的部分时装被偷偷添加了布料;

紧接着又是由索尼在Steam上发行的《地狱潜兵2》突然要求所有玩家必须绑定PSN账号才能游玩;

这两件事乍看起来似乎也没多严重,相对于游戏的整体内容无伤大雅,实际却精准触碰到了当下玩家群体的逆鳞。从很大程度上来讲,索尼是结结实实挨了一发自己投出去的“回旋镖”。

先从上月末发售的《剑星》说起。

《剑星》作为PS5独占的第二方游戏,在前期宣传中不仅通过各种物料反复强调“我们这儿有一款女主角相当性感的游戏”,在社交平台上也营造出了一种“我们正是为打破政治正确而来”的氛围,比如在官推上强调:《剑星》在所有国家推出的都是未删减版。

你多半也已听说过由此引发的一些争议:比如IGN法国因为批评《剑星》的女主角EVE“像一个从未真实接触过女性的人所设计的‘性化’玩偶,不如2B和贝优妮塔”而被推上风口浪尖,不仅引来网友的口诛笔伐,连韩国时尚杂志都来插一脚,推出EVE体模申在恩的写真特辑视频,拱火说“这样的身材在现实里就是有”。

还有EA日本分社的社长野口ショーン,因为自家游戏《死亡空间》明明在血腥暴力程度和《剑星》不相上下,此前却没能在当地过审,而在个人推特上抱怨了几句,结果也招来一些诸如“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因为你们自己没去抗争”的留言批评,吓得他赶紧“叠甲”说自己很支持也很喜欢《剑星》,只是对不透明的审查制度表达不满。

事后野口ショーン显然对此显然还耿耿于怀,在《剑星》发售后还专门做了它和《死亡空间》的对比图,评价说“光影和气氛做的真好,大家诚实地说这是不是恐怖游戏吧”事后野口ショーン显然对此显然还耿耿于怀,在《剑星》发售后还专门做了它和《死亡空间》的对比图,评价说“光影和气氛做的真好,大家诚实地说这是不是恐怖游戏吧”

总之《剑星》一度成为了一款“骂不得的游戏”,只要你对其表达消极态度,就可能被人质问“那你一定是喜欢这样的丑女吧!”随之而来的就是梗图糊脸。

成为“反政治正确”的旗手,为《剑星》带来了十足的关注,以及实打实的业绩——游戏在发售前几乎位居PS商店所有地区的预购榜第一,发售后实体销量也登顶多国,据韩国媒体GlobalE透露,游戏首周便在世界范围内出货500至600万套。

但后来的事大家也知道了:这些玩家们还没来得及高兴自己“用真金白银给厂商指了条明路”,却发现女主角突然就露少了,无异于被当场打脸。

这回轮到了《剑星》的玩家们叫屈,抱怨说《战神》和《最后生还者2》里明明都有更露骨的场面,怎么到了《剑星》连个乳沟都不让看;一些人还试图开启“魔法对轰”,质问索尼这种双标做法是不是歧视亚洲人做的游戏。

但无论是索尼还是开发商,对这些声音都是置若罔闻,仿佛无事发生。

更新补丁的通告上也完全没提服装补丁的事更新补丁的通告上也完全没提服装补丁的事

《战神》系列的前主创David Jaffe,在直播中作为曾经的业内人士对此发表了看法,他觉得目前这样的改动倒不算削减了太多游戏内的性感元素,但如果真是索尼干的,那仍旧是相当可耻的事:“FXXK SONY,是你们自己打一开始就拿性感来当噱头的!”

另一位曾在暴雪工作,参与过《暗黑破坏神2》制作的游戏人Mark Kern则发起了一场名为“解放剑星(Free Stellar Blade)”的请愿活动,他用多国语言将《剑星》称为“言论自由的文化灯塔”“一股新鲜空气”,鼓励玩家们来这份请愿书上签名,并在达到一定人数后将其交付给北美索尼Playstation办事处,要求其撤回“和谐”补丁。

请愿书中包含的中文版本请愿书中包含的中文版本

起初这份请愿书的目标签署人数是1万5千人次,而现在已有超8万人署名声援。

另一边,部分玩家也大张旗鼓地停掉了自己续费的PSN会员,或是向客服发起为《剑星》退款的要求,以此来抗议索尼在游戏发售后追加审查的做法。

但这些依旧没能引起索尼方面的回应。

毕竟8万人虽然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但如果游戏真的已经有近600万套的出货量,那么这仅占1.3%的抗议声似乎也不算太强烈。

更重要的是,递交请愿书的目标人数从1万5升至7万再到现在的15万,作为发起者的Mark Kern除了在推特上和网友激情对线,以及给自己加戏说遭遇生命威胁之外,却也没做什么实际行动——作为消费者向一家商业公司投递个并没有强制力的意见信,准备工作真有这么费事儿吗?

有人逐渐回过味儿来,指出Mark Kern正在做的事和《剑星》发售前的宣传方向也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抗着“反政治正确”的大旗给自己贴金引流。

包括此前提到《战神》主创David Jaffe,同样认为所谓的“请愿书”属于“玩儿尬的”包括此前提到《战神》主创David Jaffe,同样认为所谓的“请愿书”属于“玩儿尬的”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本来差不多就要成为 “装死型公关”的又一个成功案例了,但就在这时,索尼又给自己引了波大的——由索尼在Steam上发行的《地狱潜兵2》在已运营了3个月的情况下,发布公告称:“宽限期已结束”,接下来所有玩家都必须将自己的Steam账户和用于PS主机的PSN账户进行绑定,才能继续游玩该游戏。

“为了保护大家”——0赞“为了保护大家”——0赞

如果想知道Steam用户对于绑定其他平台账号有多反感,前车之鉴就有世嘉在去年发行的《索尼克 超级巨星》,游戏评价之所以至今褒贬不一,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刚发售那会儿,游戏里会弹出登录Epic平台账户的提示——这还仅是提示,不是强制绑定。

游戏销量也因此大受影响游戏销量也因此大受影响

更何况,EA、育碧、Epic这些平台虽然也会要求玩家购买了Steam版本游戏还得绑定自家游戏账号,但好歹还都同属PC端,而对于没有PS主机的玩家而言,PSN账号根本毫无用处,更别说还有不少地区甚至无法注册PSN账号。

对此索尼给出的第一步解决方案则是——将《地狱潜兵2》从那些无法绑定PSN账号的国家和地区的Steam市场下架。

全世界似乎只有索尼预料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要知道的是,《地狱潜兵2》是今年最成功的刷子游戏,玩家们个个“浑身是肝”,且组织性团结性极高,能让游戏策划原准备供玩家杀5天的20亿虫子在一夜之间全部蒸发。

他们要给一个游戏刷起差评来,那自然是得心应手、势如破竹。

不到3天时间,《地狱潜兵2》在Steam上收到了超过30万条差评,且仍在不断增长,游戏的近期评价变成了“差评如潮”,整体评价也从“特别好评”掉落到“褒贬不一”。

在这之前,Steam上还没有哪个游戏能以这样大的基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反转”自己的评价。

另一方面,索尼作为发行商丝毫不顾及玩家权益的做法以及惹出的麻烦,显然也引起了Steam方面的注意。不少玩家发现,即便自己的游戏时长和购买政策早已超过了原本的退款限制,在发起退款申请后依旧得到了Steam客服同意。这笔账显然会由V社去和索尼算。

这些成功退款的玩家也将自己的经验技巧分享给了更多人这些成功退款的玩家也将自己的经验技巧分享给了更多人

社区里也有玩家已在筹划为此向索尼发起集体诉讼。

在愈演愈烈的骂声中,索尼做出了让步,宣布将取消原定的更新,至少暂时不再强制要求玩家绑定PSN账户。

《地狱潜兵》的开发商Arrowhead的总裁此时也出来打圆场,说对玩家社区的意志力和合作能力印象深刻,也感谢合作方Playstation愿意迅速配合做出妥协,之后则会将玩家们留下的差评条状图放到《地狱潜兵2》中,做成披风图案,纪念这一场风波。

一些差评随之重新转为好评,社区里的意见也开始变得分裂:不少玩家觉得这已经是一场“属于玩家的民主胜利”,事情得到了妥善的处理;

但也有许多玩家认为这不过是缓兵之计,必须乘胜追击,彻底挫败索尼的企图。

评价图的变化也显现了玩家看法间的分裂评价图的变化也显现了玩家看法间的分裂

且不论这场风波会给《地狱潜兵2》接下来的运营带去怎样的影响,此时略显尴尬的还是那些发起“解放星刃”请愿的玩家们——起初当《地狱潜兵2》的玩家们加入抵制索尼的队伍时,他们感到自己迎来了强力的战友,但很快又发现自己这边的呼声完全被掩盖了。

Mark Kern曾试图将“解放《地狱潜兵2》”也加入到请愿活动中,结果招致反对意见,认为这样的绑定会使事情变得更复杂,诉求更难达成,《地狱潜兵2》玩家那边也颇有些“我们在搞革命,宅男游戏别来蹭”的意思。

现在,《地狱潜兵2》的玩家们用三天时间达成了他们的基本诉求,《剑星》这边还是只有一张签了8万个人名字的空头支票,但至少,索尼的妥协也给这些玩家们带去了些许信心。

当然,整个事件中最让人匪夷所思的还是索尼为何会在“天胡”开局下频出昏招,给自己惹来一身麻烦,但造成影响的幕后因素倒是不难想象。

根据今年2月份公开的索尼2023年度第3季度财报,PS5主机在该季度售出820万台,全年销售额距离原本定下的2500万台有较大差距;游戏与网络事业部门的营业利润较前年减少了26%,主要原因被归结为PS5硬件的宣发经费浪费,第一方游戏销售不利。

此时再看在今年算得上行业爆款的《地狱潜兵2》和《剑星》,都可说是和PS5主打第一方3A的商业规划背道而驰:

前者作为索尼今年最畅销的游戏,主要平台却是PC端,不仅要给Steam分成,也无法给自家部门拉动额外的数据增长;后者虽是由自家平台独占,宣传方式却是铤而走险,很大程度上背离了索尼高端化、普世化的品牌路线,因故被追加审查也算意外。

归根结底,对于索尼这样的大型综合企业而言,游戏部门承载着更多的战略目标,远不是小发行商那样靠卖几个游戏赚点钱就行。

像是早年借着PSP推行UMD介质又在PSP GO上取消、宣传PS3能运行Linux系统之后又移除,近几年也有率先关闭PS3和PSV的电子商店、封禁代领PS5会员免费游戏的账号,这些招致玩家“民怨沸腾”的做法大多也是出于这种“大公司逻辑”,毕竟能反映到财报上只有代表着营收的数字,而不是玩家们打出的好评和差评。

可能只有最基层的运营人员、那些真正面对玩家的开发者们,知道这些公司决策实际会在玩家间造成的反响,但在像David Jaffe和Mark Kern这些人一样离开大企业之前,又有谁能面对上级的指示多说什么呢。

但愿如今这些摆在眼前的案例,可以让他们也获得一些说“这样不行”的权利。

(来源:游研社)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ceoscn.com/20017.html

作者: useredtyjetj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