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土耳其烤肉就是西班牙的沙县小吃

一个月前,我的同事照月老师在一篇白夜谈《我在日本理解了“桥到船头自然直”》里,聊了聊他出差日本的狼狈经历。

当时的我也在准备一次出差行程,于是默默记下他踩过的坑,把那篇文章当成了一份反向指南来看。同时鉴于自己还算丰富的出国经历,我也尽量周全地做了准备,想着怎么也不能再来一次狼狈经历,成为白夜谈的素材。

但既然这段文字已经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一切还是发生了。种种意料之外的问题,也更加坚定了我对“桥到船头主义”的反对。

这次我出差是要前往西班牙,《无畏契约》的马德里大师赛在那里举办。虽然从没去过西班牙,但由于在欧洲待过两年,我对于该注意些什么算是有经验。就连在国内已经用不太上的钱包里,都还剩了些当年没花完的欧元——这也成为了后续故事里的一个伏笔。

从它部落主题的图案,就能看出这个钱包起码十几岁从它部落主题的图案,就能看出这个钱包起码十几岁

直到出发前,我的这趟旅程都十分顺利。在出发前几天,我还特意提前开始倒时差,把入睡时间熬到了早上六七点,自以为做了最周全的准备。

但在坐上飞机后,我才醒悟过来这趟飞机是从北京时间晚上12点起飞,飞行12个小时,当地时间6点落地。按照航程的时间安排,乘客们都可以饱饱睡上一觉,一觉醒来正好落地。

但刚刚调过时差的我,相当于以西欧时间下午6点起飞,于是在大部分飞行时间里,我毫无困意,愣是看完了好几部电影,最后在几部国产片的助攻下才勉强睡着,又很快被机舱广播叫醒,提醒我该着陆了。

顶着已不知道是哪个时区的时差,我昏昏沉沉地来到酒店里——由于还没到入住的时间,只能在前台的建议下,把行李寄存在酒店先去周边逛逛。

我预订的酒店位于马德里王宫附近,落地那天刚好是工作日,理论上来说正是去参观的最佳时间。奈何我实在是困得失去了思考能力,没走两步就在酒店附近看到个广场,早上八九点就有不少人,特别是长椅还不少。

事后我才知道,这个立着塞万提斯纪念碑的广场也算当地的一个景点事后我才知道,这个立着塞万提斯纪念碑的广场也算当地的一个景点

于是我在马德里的第一个活动,是就近找张长椅坐下去,然后垂着脑袋迷迷糊糊地睡上两三个小时。等到酒店入住时间差不多到了,又走回酒店接着睡,一觉醒来天都已经黑了。

也就是在这天晚上,我光顾了酒店楼下的土耳其烤肉。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这只是我们几天缘份里的第一次相遇。

经过第一天的休整,第二天开始正式工作后的行程都很正常。其中刮胡刀没电算是个小插曲,我只能任由胡茬疯长,结合第一天睡公园的经历,让我的身份认知又往流浪汉上靠了靠。

这之后更大的问题是,西班牙的工作餐是默认放满意大利黑醋的沙拉,导致我每天下午都吃得不太合胃口。于是在下班后,我又和第一天睡醒后一样,开始在西班牙街头的夜晚觅食。

以前总听说西班牙人吃饭吃得晚,但直到我亲自在晚间时段走进了好几家餐厅,才发现他们并不是把吃饭时间一味地往后推,而是压缩到8点到11点这个区间里。真到了打烊时间,餐厅该下班还是会下班。

每晚我都会试图往更远处走半个街区,但得到的答案都一样,最后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酒店楼下的那家土耳其烤肉店。

图片来自谷歌街景图片来自谷歌街景

这家店的东西说不上好吃也说不上难吃,和国内的土耳其烤肉味道差不多,一份折合30块人民币的烤肉拌薯条就能吃饱。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方圆1公里只有它会开到12点——就连几百米外的另一家土耳其烤肉都会在11点关门。

可以说在马德里的这几天,全靠这家土耳其烤肉养活了我。这让我想到了几年前我在泉州的时候,也全靠沙县小吃才没饿死。

当时是本科暑假,我跟着学校一起去写生,住在泉州一个渔村的写生基地里。那里紧靠大海景色不错,就是太过偏僻,连去个网吧都得搭上老乡的三轮车哐叽哐叽半个小时。

这样一个渔村里,当地唯一的餐馆是家沙县小吃,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它正好就开在写生基地对面。当时写生基地提供的伙食,基本就是些“原汁原味”的海产品配上主食,对于吃不惯海鲜的我来说,唯一能吃下的就是咸菜了。于是在那个夏天,我成了沙县小吃的常客。

没想到多年以后,另一家以原产地命名的餐厅又一次成为我的救命恩人,也还是那么便宜管饱。也正是因为这几天我只光顾土耳其烤肉,让伙食花费几乎为零,才没发现另一个大疏漏。

在临行前,我曾换了几百欧当作盘缠。在做攻略的过程中,我发现马德里这个城市最大的标签居然是容易被抢。出于谨慎,我把换来的钱夹到一本准备路上看的小说里,想着就算被抢,这本中文书也不会被顺走吧。

好在这一路上,我并没碰上小红书上形容的劫案,毫发无伤回到了国内。等回到家,才发现我就算被抢也根本没什么能损失的——因为夹着我大部分现金的那本书,正躺在我的床上,我压根就没把它带走。

因为土耳其烤肉的低消费,我完全忘了那几百欧,全靠钱包里剩下的80多欧走了趟西班牙。

如果仅以“活下来”为标准,这条船确实开到了桥头,但顶多算没落水。这些疏忽和意外导致的狼狈,在我看来怎么也不能算作 “自然直”。

当年顿顿靠吃沙县小吃活下来后,我就很少再吃沙县。这次每晚都靠土耳其烤肉充饥的经历后,我应该也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主动再碰它了——这也算是我付出的一种代价吧。

今天鸽了。  ——CaesarZX今天鸽了。 ——CaesarZX

(来源:游研社)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ceoscn.com/19054.html

作者: useredtyjetj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