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爱丽丝》死了,但把坟头留下了

一场“喜丧”。

在宣布停服消息的三个月后,《死亡爱丽丝》为期6年半的运营正式落下了帷幕。

不同于大部分长线运营的游戏在沉默或是惨惨戚戚的氛围中走向生命周期的终点,《死亡爱丽丝》在这最后几个月里却是闹腾得很。

先是推出了名为“这就是死亡爱丽丝的死相”的最终活动,号召新老玩家们入坑回坑来“共襄盛举”。

在已经关闭了游戏内充值渠道的前提下,游戏里每天提供大量资源供玩家们“抽个爽”,除了部分联动角色外,游戏里各种限定非限定的角色都花不了几天就能集齐;游戏内各种养成内容也是极大简化,曾经的重氪、零氪、肝帝、咸鱼以及慕名而来的新人们,在此刻“众生平等”。

关服前“缺啥给啥”的每日近百抽扭蛋关服前“缺啥给啥”的每日近百抽扭蛋

此时距离游戏正式关服仍有近三个月时间,相当于纯粹供玩家们“白嫖爽玩”。

到了12月26日,《死亡爱丽丝》则推出了代表剧情真结局的第七章“欲望篇”,包含有可能是游戏运营六年以来最多的文字内容和动画,为故事画上了句点。

而玩家游玩这一章的前提,除了得通关此前的故事,还需要全公会的所有成员(满员15人)同时上线并一齐同意开启最终章,一同打倒最后的Boss。

但“公会满员”并不是必要条件,换言之也可以像图右的玩家一样,建立一个单人公会来体验剧情(来自B站@冲压机下的的葡萄芬达)但“公会满员”并不是必要条件,换言之也可以像图右的玩家一样,建立一个单人公会来体验剧情(来自B站@冲压机下的的葡萄芬达)

在击败最终Boss看完结局后,玩家便不再能使用游戏中的大部分功能,登录页面将显现一块墓碑,上面刻着玩家通关的排名和曾经的昵称。

1月15日中午,《死亡爱丽丝》在关服前迎来最后一次数据更新,从今往后玩家无需联网也能登入这个APP,观看自己已通关的剧情、收集到的角色,以及历年来所有PV动画,还能见到其他玩家的墓碑和他们留下的墓志铭。 

共有31858名玩家陪着这款游戏走到了最后共有31858名玩家陪着这款游戏走到了最后

此时退出游戏,则能看到就连App的图标,也已变成一块墓碑。

↑我的手机里有个坟头↑我的手机里有个坟头


1

回顾《死亡爱丽丝》六年来的运营历程,用“出场即巅峰”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2017年,伴随着《尼尔:机械纪元》所获得的极大成功,其制作人横尾太郎也因为独树一帜的创作风格为更多人所熟知。

总喜欢以怪异打扮示人的横尾太郎总喜欢以怪异打扮示人的横尾太郎

正如他在《尼尔》和《龙背上的骑兵》一系列作品中所表现得那样,横尾太郎相当擅长刻画“成人童话”,除了喜欢在游戏中加入擦边的“色色”元素,还总是残酷地玩弄角色们的命运,让故事沿着超乎寻常的扭曲方向展开,出乎意料的“Meta要素”也是其作品中常见的一环。

但也正是因此,玩家们能够从他的作品中获得独特的游戏体验。

《尼尔:机械纪元》风头正盛,成功带动起同样由横尾太郎担任原作和创意总监的《死亡爱丽丝》受到关注——后者打一开始就以“黑暗、扭曲、最恶劣的成人物语”作为宣传噱头,可说是完美符合此时人们对于“横尾太郎作品”的期待。

另一方面,《死亡爱丽丝》的美术风格和角色的动态立绘,放到今天来看也仍旧算得上精致细腻,风格各异且有很高辨识度,在当年就更是称得上令人惊艳了。

再加上游戏尚未开服就宣布将与《尼尔:机械纪元》联动,以及宣称游戏开服时初次十连可任由玩家重置结果直到满意,免去“刷初始”的辛苦(这在当时还是稀罕事)……都极大拉高了玩家们对这个手游的期待。

在后来的运营中,《死亡爱丽丝》也和不少作品展开了联动,包括《反叛的鲁路修》《蔷薇少女》甚至DC……在后来的运营中,《死亡爱丽丝》也和不少作品展开了联动,包括《反叛的鲁路修》《蔷薇少女》甚至DC……

但在开服日当天,《死亡爱丽丝》并没能顺利开服,或者说,只能开一点点。

或许是因为慕名而来的全球玩家数量超出了服务器的承载预期,或是“进游戏先无限十连”额外增添了数据传输负担,又或者作为热门游戏遭遇了DDOS攻击勒索……总之在原定开服的那一天,《死亡爱丽丝》陷入了无休止的维护,玩家们可成功进入游戏的时间窗口不足半小时。

面对这窘迫的状况,游戏运营方本身也留下不少乐子操作,比如在接连发布几次“预定维护至X点开服”却食言的公告后,改为“我们将于X点通知X点能不能开服”这种“预告的预告”;以及恳求玩家们避开12点、17点、20点这些热门时段“错峰游玩”。

像这样“开服了但又没完全开”、几乎全天停服维护的状况,持续了近十天,之后玩家们才逐渐可以正常进入到游戏中。

放到今天来看,这显然是不折不扣的运营事故,甚至足以让一款尚处于起步阶段的游戏直接宣告“死亡”,但在当时,这场开服闹剧反而让《死亡爱丽丝》的名声更响了。

不仅是在日本引发网络狂欢,各类梗图层出不穷,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也成为了现象级的话题,不仅各类游戏群里在讨论这件事,就连一般路过网友都知道了“有个游戏火到开不了服”。

这也是为什么时至今日,听到游戏停服消息,许多人脑海中仍会浮现起《死亡爱丽丝》开服的那一天。


2

在这之后的六年多时间里,《死亡爱丽丝》也确实没再有哪一天比自己开服时候更受关注。

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游戏的实际玩法和当初的宣传方向有些“货不对板”。

在大多数人的预期中,《死亡爱丽丝》会是一个类似于FGO那样“重剧情、轻玩法”的游戏,但事实恰恰相反:游戏中对于故事剧情的表现往往只有寥寥数行文本,且台词晦涩难懂,具体内容都靠玩家自己脑补;



剧情文本很多时候突显一个“好像说了又好像没说”剧情文本很多时候突显一个“好像说了又好像没说”

游戏的玩法核心则是《碧蓝幻想》式的重度养成和联机共斗,最独特而有趣的内容是15V15的实时大公会战,甚至能让玩家在“纸片人对撞”中体验到几分大型MMO里的对战激情。

B站用户@咪咕咪咕丶录制的大公会战视频B站用户@咪咕咪咕丶录制的大公会战视频

由此也就不难理解游戏的终章为什么要求“公会全部成员同时在线一齐开启”。

这种模式也注定了《死亡爱丽丝》的玩家结构会以凝聚为诸多小团体的重度玩家为主,而少有仅关心剧情和角色并活跃于社交媒体的浅层用户。

因为开服时的热度,不少攻略和二创团体都打一开始就盯上了这块香饽饽,抢着建立相关的资讯媒体、攻略中心和同人社区,但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这些地方就很少再有人维护更新。

热度上的鲜明落差,再加上国际服运营几年后便关服,导致许多人对《死亡爱丽丝》的印象是“开服不久便凉了”,但以日服的表现来说,作为一款开发和运营成本不算高的游戏,运营到第六年仍能不时冲进日服畅销榜前50的《死亡爱丽丝》,仍旧比许多同行活得滋润。

甚至在游戏宣布要停服的时候,不少留存玩家还感到诧异,觉得游戏里在玩的人还不少、角色也在出,完全没到要停服的程度。

对此,游戏的制作人给出的说法大意是,曾经答应了横尾太郎要给《死亡爱丽丝》一个完整的结局,游戏固然可以靠控制成本、平衡营收换取更长久的运营,但在那样的道路尽头就很难再有资源去做一个体面的收尾了,所以还是选择在这样一个恰当的时机,给游戏画下能让制作人员们自己也感到满意的句点。

在更早一些时候访谈里,《死亡爱丽丝》的制作团队也多次表示过对于自己的作品已经很满意了,游戏在起初拿到的投资预算相当少,开发末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完全没料到能在开服时迎来那样的辉煌,之后能运营超过五年也早就远超预期——SE所发行的手游大部分运营时长没能超过9个月,活过这个期限就是他们最初的目标。

从结果来说,他们也确实为《死亡爱丽丝》办了一场“风光大葬”,并尽力将能留的都留给玩家们。

在游戏变成“坟包”后,玩家还能聆听角色们留下的最后的话语在游戏变成“坟包”后,玩家还能聆听角色们留下的最后的话语


3

像这样把大部分开发者会保持缄默的事宜拿到台面上来讲,甚至是放进游戏里去戏谑玩梗,其实也是《死亡爱丽丝》的特色之一。

在游戏运营到第五年的时候,所举办的周年活动主题就是“贫穷和感恩”,借游戏中的角色之口说着:“虽然预算缩减了,但周年庆还是要豪华举办”,如今看来也多少暗示了来年的停服。

年会不能停年会不能停

所以尽管游戏里关于剧情的文本内容不算多,但确实仍旧体现出了那些许的“横尾味”。

这同样体现在了游戏的结局中。

正如游戏一开服时大家就知道的,游戏里的角色尽是些以童话人物为原型但性格扭曲的病态角色——暴力狂小红帽、抖M辉夜姬、满嘴脏话的灰姑娘、将妹妹头颅放在鸟笼中再假装自己是妹妹的格雷特(出自格林童话《糖果屋》)……这些角色们为了让创造自己的作者复活从而改写命运,屠戮着各种魔物。

也正如当时的一些推测,游戏后续剧情揭示了这些角色并非真的来自童话之中,而是遭遇各种不幸变得性格扭曲的普通人转化而来,此刻的他们也依旧身处现实之中,眼中看到的怪物则是现实中的人类……可说是个相当符合横尾恶趣味的故事模版。


黑暗现实版《竹取物语》黑暗现实版《竹取物语》

在运营不符预期的国际服和繁中服先行关闭时,开发团队同样为游戏准备了一个“结局”——作为游戏看板娘的爱丽丝在教室里的课桌上醒来,迎向门口向她打招呼的同学,一切似乎只是一场梦。

经典的虚无“梦结局”经典的虚无“梦结局”

谁都知道这是因为“现实层面的原因”而仓促准备的敷衍结局,却又意外地符合《尼尔》《龙背上的骑兵》的多结局传统。

在日服所迎来的真结局,则揭示了玩家们一直以来用于召唤角色的拉绳,另一头其实正是游戏的最终Boss,它通过扭蛋来吸收身处真实世界的玩家们无尽的贪欲,借此来侵蚀着角色们所处的世界,操弄着他们的命运,而如果你真的喜欢这些角色、想要改变他们的命运,就得和公会成员们一同“摧毁”这个游戏,让我们的世界无法再对其产生影响——这也就是为什么玩家一旦通关最终章,就不再能使用游戏中的绝大部分功能。

这同样和《尼尔:机械纪元》中献祭自己存档来帮助其他玩家通关的设计异曲同工。

横尾太郎在访谈中说这代表着他对于“社交手游”的一些反思,也是从一开始就定下的世界观和结局。

姑且不论这样的“初衷”和 “重氪重肝”的实际玩法是否有些矛盾,至少在故事和运营层面,《死亡爱丽丝》成为了手游史上难得“有始有终”的作品。

六年的时间不长不短,正如许多玩家留给开发运营人员和曾经同伴们的“墓志铭”上所写:辛苦了,这段陪伴将成为我人生中宝贵的回忆。


结语

2020年时,B站曾宣布获得了该作简中版的代理权并定名为《心罪爱丽丝》,开启了预约,建立了主页,发布了制作人横尾太郎的寄语视频。

此时距离游戏面世已经有3年时间,但正如之前所提到的,《死亡爱丽丝》在国内也有着出乎预料的话题性和知名度,可说是在FGO和《赛马娘》之间,B站拿到的最受瞩目的代理游戏。

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在版号停发以及游戏本身可以想见的本地化难度等因素影响下,简中服迟迟没能获得任何推进。

游戏的官方账号依靠着问好、抽奖和发表情包,艰难地“运营一款不存在的游戏”长达两年,最终在2022年末陷入了沉默;

同期,由小萌科技代理运营的《死亡爱丽丝》繁中服停服。

随着日服正式关闭,除了留在玩家们手机中的“坟头”,仍在“预约中”的简中服主页最终也成为了《死亡爱丽丝》的另一块“赛博牌位”。

(来源:游研社)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ceoscn.com/17092.html

作者: user6Fs355621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