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山西漫记:一场与《黑神话》无关的圣地巡礼

我的手机里,有一个相册叫做“塔”,但是里面却没几张正经塔的照片。

里面全是些塔形的东西,电塔,饮料瓶,柱子,或是隔壁楼烧暖气升起的白烟。

或是美术馆的画和扫雪后的天桥或是美术馆的画和扫雪后的天桥

但我当初创建这个相册,其实还真是为了一座塔——朔州应县的佛宫寺释迦塔,又称应县木塔,一座在中国古建史上绕不开的建筑,却不得不借着“东方比萨斜塔”这样的名头,才能让人了解它历史地位的塔。

它也是我在2023年年尾,决定去趟山西的原因。

木塔现在是名副其实的斜塔木塔现在是名副其实的斜塔

对我来说,这趟旅程有些像一位退役建筑学子的圣地巡礼。刚开始拟定行程时,我翻阅的不是社交媒体上的攻略,而是以前古建筑史课上的笔记。在确定要去的地点后,才加入了一些更大众的景点,得到一条完整的线路。

在做攻略的过程中,我发现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记在我笔记里的地方——全中国最值得去看看的一批辽塔唐殿,大多仍是少有人问津的冷门景点。

当我在B站搜索时,意外地发现这些几乎没有一篇攻略能够集齐的建筑,却被一个游戏连接了起来,《黑神话:悟空》。

老实说,现在的旅游文宣还挺难做的。大家出门都会先上网查攻略,这就注定了一定是最出片、最有网红感、最有噱头的景点更容易招揽到游客。要顺应网友需求,还得把握流行趋势,这些似乎都和传统印象里总慢半拍的官方宣传方向对不上。

现在古建方面的最大热点就是《黑神话》,各个子领域基本都蹭了个遍。游戏虽然还没发售,山西的地方机构倒是跟进得很快。

我搜到的好几个借《黑神话》宣传景点的视频,都出自“山西省文化和旅游厅”的B站官方账号。视频质量不错,有一个还突破了100万播放量大关,至今仍是这个账号里播放量最高的(非合作)视频。

尽管我并没把《黑神话》当作我的出行指南,但巧合的是,西游记里的假终点“小西天”仍然因为它的地理位置,成为了我此行的最后一站。

也是名场面“既见未来,为何不拜”的场景原型之一也是名场面“既见未来,为何不拜”的场景原型之一

相机照片还没来得及修,手机的随手一拍相机照片还没来得及修,手机的随手一拍

为了见到这个中国最精彩的悬塑作品,我在结束了平遥的行程后,直接坐火车去到了临汾。想要前往它的所在地隰(xí)县,还得再转乘汽车。

在这趟把我长久以来的不良坐姿转化成腰痛的路上,我可算是想明白了,有的地方不是不想宣传,实在是因为当地的条件所限,很难把这么偏远的景点推广出去,游客就算想去也可能会畏于山高路远,中途放弃。

小西天的山门不大,一大小时就能逛完,来回的路途却要花上5个小时。来回的途中,我和司机师傅聊了不少,就连他这个临汾本地人都没去过小西天。

这位师傅也是个爱旅游的人。据他自己所说,他在顺风车平台上的里程数“不敢说在全国排第几,但在临汾肯定是第一”。因为他爱旅游,跑顺风车并不只是在市区里跑,全国各地的单子他都接。至于他挑选目的地的原则,全凭心情,接活跑到哪就玩到哪儿。西藏一直是他非常想去的一个地方,可惜始终没有往那个方向走的单子,对此他颇为遗憾。

我说这不就是一种能顺便挣钱的旅居方式吗,师傅似乎对这个词很满意,连声说对。他说按他跑顺风车的经验,跑到一个地方,基本就能根据单子的频次和类型,看出这个地方的富庶程度。

一到江浙沪这些地方,单子明显就多了起来,“大家都爱坐顺风车”。在常州的时候,他还接到过一个“拉货”的活,实际上就是客人把一个半米见方的配件放到了他的车上,一趟3个小时下来他挣了400块。逐渐远离江浙沪,他的生意也会越发冷清。

现在是一年里最冷的时节,电车不好跑,他也没法住车里,所以才回到临汾只跑周边的单子。等天气暖和了,他打算继续往外跑,去南方那些暖和些的地方,单子多些的地方。

到达隰县时,为了防止我找不到他的车(可能也是为了防止我回程不坐他的车),我加上了司机师傅的微信。参观完小西天后,回程的路上我同样在和他畅聊,关于这种独特旅行方式途中的见闻。

在回程途中,我还了解到他之所以要跑顺风车,不全是因为他爱旅行,也因为“滴滴实在是不赚钱了”。他也并不是个了无牵挂的潇洒独行客,在外地跑车的时候他很想家人和朋友。

中间为了能有更多谈资,我悄悄翻开了他的朋友圈。一些美食和景点的图片九宫格里,有几张我很熟悉的景色,就是我刚刚去过的小西天千佛寺。

和其他游客打卡的照片不同,这条朋友圈的图片里,只有山门的照片,还有一些售票处和游客服务中心的凑数照片。

图片来自司机师傅的朋友圈图片来自司机师傅的朋友圈

一直到下车前,我都没好意思跟他提这条朋友圈,问清楚他之前的“旅行”是不是都是如此。

这时车已经进到临汾市区了,太阳已经完全落山。可能是因为临近了和家人约定的回家时间,他的电话开始多了起来。电话间隙,他也不忘热心地向我介绍,再往哪个方向走就能参加当晚临汾最大的跨年活动,不远处的哪条街上能吃到当地好吃的特色丸子面。

我跟他说,等我把小西天的照片修完后会发给他,对他道谢后就下了车。等我背好背包准备回头再说一声再见时,他和他的车已经消失在了2023年最后一晚的夜色里。

(来源:游研社)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ceoscn.com/16906.html

作者: useredtyjetj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