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了十年的“漫展投毒”都市传说,如今还在上演

今年的元旦假期似乎要比往常更热闹一些,出行旅游已成常态,嗅到了初春味道的各大城市也举行了一系列漫展活动,各路相识或不相识的网友纷纷走出家门,想趁着短暂的假期好好放松一把。

但热闹非凡的同好交流会结束之后,参展的各位二次元爱好者们体会到的不是自我实现的满足感,而是担惊受怕的惊吓感,一则似是而非的传闻这些天四处扩散,引发了不小的恐慌: 

漫展投毒,听着像是非常恶劣的大规模刑事案件,然而正当广大路人还在为二次元群体愤愤不平,希望早日揪出行凶者将其绳之以法时,一些经验老道,见多识广的老二次元却只是冷眼旁观,向大家分享他们亲眼所见的事实:在过去的10年里,几乎每年都会传出所谓的“漫展投毒”新闻。

是久攻不克的连环悬案,还是群体妄想在隐隐作祟?属于二次元的都市传说,好像还在全国各地的漫展活动中不断上演。

1

尽管我们很难特定此次投毒事件的具体发源地,但在济南举办的幻樱动漫展应该是最早被“曝出”存在恶意投毒的活动之一。

无料,日语免费的意思,在中文语境里泛指免费小物件、小商品,此处可理解为漫展上发放的免费小零食

幻樱动漫展结束之后,例行的返图环节并未如约而至,取而代之的是参展Coser受伤误食的真实记录,中招的倒霉蛋放出血淋淋的照片,不明真相的亲友团也跟着转发,告诫大家提防从漫展上拿回来的无料小零食。

根据网上流出的聊天记录来看,这些包装成零食的致害物通常内藏刀片、曲形针等尖锐物,一旦入嘴,轻则出血刮伤,重则医院病床。

与此同时,零食的种类也是千奇百怪,奶糖棒棒糖软糖硬糖,犯案人员像是有着异样的强迫症,一定要在每种类型的零食里塞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在一传十十传百的信息流通过程中,大家发现这事好像没那么简单,越来越多的受害者晒出他们吃到刀片的亲身经历,小零食里藏着的危险物品也逐步升级,不再局限于物理层面的金属利器,有人更是声称他们吃出了安眠药、艾滋血液等离奇物品。

至此,漫展投毒一事开始从原先的济南扩散至全国各个省市,甚至,有消息称已有参展人员不幸离世,一连串言之凿凿的聊天记录仿佛在告诉你,这些传闻并非危言耸听。

先不论作案动机,单从技术层面来看,往零食里塞刀片并非不可能,零食流通量巨大的万圣节就经常出现类似案件,比如两年前的佛罗里达州,当时一名8岁的女孩就曾被一片藏在巧克力包装里的刀片割破嘴部,索性这名小女孩并无大碍,不过警方也因证据匮乏,难以寻觅真凶踪迹。

又是你,佛罗里达又是你,佛罗里达

考虑到咱们聊的是二次元,自然也要列举一些来自二次元的例子。

看过《寒蝉鸣泣之时》的二次元朋友应该都还记得,在动画第4集里,主角圭一吃下了友人上门送来的饭团,却在咀嚼时感到一阵刺痛,圭一把嘴里的饭团吐出来才发现里头藏了根尖锐的缝衣针,暗藏杀机的友谊不免让人感到一阵脊背发凉。

模仿犯罪并不稀奇,受《寒蝉鸣泣之时》的启发在现实里模仿作案听上去也挺像那么回事。

但问题在于,当漫展主办方拨打了报警电话,当地警方出动寻找事件真相时,那些投毒事件中的受害者,却又在一夜之间集体消失了。

2

1月2日,漫展投毒事件爆发后没多久,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找到了身处舆论中心的幻樱动漫展工作人员,对方给出的回复是:“已在第一时间报警,当天上午当地警方也已立案,可是联系到一些所谓受害人,发现照片都是不真实的,受害人也找不到。”

找不到受害人显然有些不合常理,要知道就在几天前,全国范围内都出现了躺在医院的参展二次元群体,翻阅当时社交平台留下的相关信息,你能找到成堆的中毒受伤实拍图,每位受害者都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警示漫展无料的危害性。

而在警方正式出动之后,事态迎来了转机,先前还在呼吁大家提防投毒事件的微博账号选择了删帖跑路,原先闹得沸沸扬扬的受害者事例如今只剩下寥寥数起,绝大多数网友应该都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气息。

如今在小红书上搜索“漫展刀片”只剩下了4条结果如今在小红书上搜索“漫展刀片”只剩下了4条结果

不久之后,一些来自事发当事人的辟谣消息陆续传出,清一色的道歉模板,高度雷同的心理原因,似乎最近几天发生的事从一开始就只是闹剧一场,而互联网放大了这场闹剧中最令人不适的那部分要素。

当然,也有部分网友坚持声称他们身边真的出现了受害者,只是鱼龙混杂的跟风造谣与警方媒体的调查工作做得不够充分,导致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没有被及时找到。

不过根据部分漫展负责人的言论来看,他们已经尽可能联系了每一位在网上表明自己中招的受害者,结果却是没有结果,要么是主动认怂承认造谣,要么就是拒绝提交信息配合报警。

在《寒蝉鸣泣之时》的解题篇,作者以全新的视角回答了饭团藏针的真相,原来主角圭一患上了会使人精神错乱的雏见泽综合症,强烈的恐惧感放大了疑神疑鬼的幻觉,错把辣椒带来的痛觉当成了针扎的刺痛感,由此产生了误会,并最终酿成悲剧。

显而易见的是,现实世界可没有那么玄乎的病症,尽管小部分受害者可能真实存在,但诸多证据表明漫展投毒其实更像是三人成虎的以讹传讹。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自然是,究竟是谁,出于什么目的,自导自演了这场二次元的年初大戏?

3

十几年前,中文互联网流传过很多匪夷所思的都市传说,其中有一条是劝诫大家留意网吧座椅上尖锐物,说不定你就会被沾染了艾滋病毒的针头扎伤,当年甚至还传出过相关新闻报道,而这与如今二次元群体遭遇的漫展投毒事件似乎有些不谋而合。

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这类都市传说式的传言少了很多,不过在二次元领域,漫展投毒确实是经久不衰的话题。

正如本文开头提到的那样,漫展投毒的新闻在过去的10年里一遍又一遍地不断重复,俨然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漫展传统保留项目。

2020年的新闻2020年的新闻

很多网友凭直觉认为,漫展投毒的造谣行为是部分二次元群体为了博取流量,吸引关注度,以此为契机售卖同人产品获取利益,这也许是原因之一,但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思考问题。

如果你认真看过这些“受害者”的发言投稿,大概会注意到“现充”这个高频词汇,他们喜欢在现充前面加上“坏”“臭”之类的修饰词,暗指现充群体才是投放这些危险物品的罪魁祸首。

现充原意为“在现实世界中生活得充实的人”,通常会作为一个与刻板印象里的“二次元群体”区分开来的名词——但从原则上来说,两者并无本质上的纠葛,更多只是作为一种缺乏现实意义的身份标签出现。

或者,换句简单点的话来说:部分二次元群体区分异己的手段就是称呼对方为“现充”。

甚至有的人会称coser为“现充”甚至有的人会称coser为“现充”

所以回到本文的主旨上来,既然部分事主如此不待见现充,那么他们是怀着阴暗的心态,出于对所谓“现充”的厌恶而选择了造谣吗?

这样武断的定论显然还是有失偏颇,如果查阅过往期漫展投毒的相关记录,你八成会注意到每当此类事件发生,发言者抨击的对象每次都有所不同,从对家再到三次元明星的粉丝,似乎“现充”也只是个临时的靶子,大规模集体“叫魂”的背后另有隐情。

人是很复杂的动物,很难说这么多人同时谎称自己中毒受伤的原因究竟为何。但如果一定要找个可选答案的话,可能在集体无意识的驱动下,“扮演一位受伤患病的弱者”这一行为,本身也成了漫展上大型Cosplay的一环。

漫展终究还是社交游戏。所谓的“漫展投毒”,从部分事主的传播心理来看,或许是一种社交媒体上、基于身份认同的抱团取暖——当然,即便大部分传播者可能只是在闹着玩,却并不妨碍“投毒事件”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更是滥用了他人的善心。

这不是头一回出现漫展投毒的新闻,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恐怕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大家在面对陌生人塞过来的零食时确实要多留几个心眼,但也要谨记,网络并非法外之地,不是所有事情都能拿来做编故事的借口。

(来源:游研社)

免责声明:本文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网络,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http://www.ceoscn.com/16873.html

作者: usere678u6eu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nvshen216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25366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